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前Android中国负责人谈谷歌封杀阿里

2019年05月15日 栏目:育儿

沸沸扬扬的谷歌与阿里云OS事件开始平息。不过,围绕谷歌与阿里云OS事件的讨论仍在继续,业界普遍担心Android走向闭源。前谷歌Androi

沸沸扬扬的谷歌与阿里云OS事件开始平息。不过,围绕谷歌与阿里云OS事件的讨论仍在继续,业界普遍担心Android走向闭源。前谷歌Android中国区负责人林斌在与腾讯科技交流时指出,Android不太会走向封闭,因为Android闭源受害者是谷歌。

作为前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Android中国区代言人,对于谷歌封杀阿里云OS事件,林斌有不同角度理解。在他看来,谷歌此次举动更重要的是强调Android的兼容性。

林斌认为,保持Android系统兼容性有重要意义,产业链上下游均能受益。如果随意修改底层参数,将导致Android系统出现分裂,并使功能机时代J2ME系统悲剧在Android身上重演。因此,保持Android兼容性,不光是保护Android生态链,更是保护用户体验。

当前不少厂商基于Android二次开发推出自己的OS,如HTC Sense、三星TouchWiz、华为Emotion UI、小米MIUI等。还有厂商如中兴称要做独立操心系统,阿里更是在遭受谷歌重拳打击后准备投入2亿给云OS业务,欲在OS领域与Android分庭抗礼。

对此,林斌指出,单独再做一款独立操作系统非常不易,Android从诞生到现在历经10年,谷歌依然只是在投入。国内如果想做一款成功的系统,必须在性能、参数、功能等方面超越所有同类产品,给用户提供绝好体验,并坚持开放和长期投入,否则很难成功。

前车之鉴不步功能机时代J2ME系统后尘

尽管阿里云在此次与谷歌较量中吃亏,但抛开偏见和民族情绪,阿里云在这场风波中的举动其实不光彩。谷歌愤怒有3点:阿里对Android改动,且不承认是Android;对安卓运用不能完全很好兼容,将可能致使安卓阵营分裂;阿里云运用商店中有很多盗版应用。

Android之父Andy Rubin就公开指出,阿里云系统融会Android运行机制、架构和工具。阿里云应用商店中很多是Android运用,其中还有盗版谷歌运用。阿里云明显融合Android机制,但它的不兼容性却破坏开放同盟(简称OHA)规则。如果阿里云想要从Android生态系统中获益,就必须选择兼容。如果选择不兼容Android,就没必要期待OHA成员的支持。

作为Andy Rubin的前同事,林斌对谷歌的做法表示理解。林斌指出,Android是完全开源的系统,任何人和公司都可修改Android系统,并使系统内核发生改变,但这会致使一些原生系统上能跑的应用或游戏在衍生系统跑不动或出现问题。特别是Android在快速迭代时内核在快速完善,衍生系统改动太大,就可能跟不上Android发展,或需要花费很长才能更新到新Android系统,终会伤害用户体验。

以早期功能机时代的J2ME系统来说,每一个厂商都在改JAVA系统,衍生出几百个不同的J2ME系统,每一个系统都很像,但每个都不兼容。这导致一款运用可以在一款上跑起来,但在别的上就跑不起来,终恶果是致使J2ME系统没有做起来。

鉴于这一点,谷歌要求厂商在改动Android时进行兼容性测试。林斌说,兼容性测试的好处除保护Android生态链外,更保护产品体验。没人希望做一款系统,外面几十万个应用跟游戏在上不能跑。即使处在厂商或公司利益上看,做兼容也是很重要的用户体验斟酌。

林斌目前为小米科技总裁,小米一样拥有基于Android系统的OS--MIUI。与阿里云不同,MIUI非常强调对Android系统的兼容性。MIUI确实对Android系统几层都进行修改,但改动的同时会先考虑兼容性。比如说SDK可以增不能减,否则会导致一些运用跑不动。

实际上,对于此次阿里云OS修改Android系统后的应对措施,国内已有不满。有观点指出,这次阿里云事件,阿里先是祭出技术牌,发觉不妙后就打出开放牌,将中国互联缺乏契约、偷换概念、舆论炒作等问题更坦诚暴露于世界,并可能导致其他OS厂商遭殃。

前路漫漫国内出独立OS道路艰苦

阿里云遭遇谷歌重拳打击在让人哀叹其不幸的同时,也在思考着在当前iOS、Android、WP3大系统之外,国内如何才能拥有自己独立的操作系统。

飞漫软件CEO魏永明认为,国内很多所谓的OS只是基于Android第三方ROM,犹如一个人换了一身衣服那样,并非是真正的操作系统。另一种是修改已有开源操作系统的内部代码,做了优化或去掉他人的东西,添加自己的内容,如阿里OS。这种做法犹如整容,的确动了些刀子,甚至改变性别,但人还是那人,没有动根本。

魏永明指出,真的自主操作系统,必须要有自己的灵魂,只有这样,不管换什么衣服、是不是经过了整容,那人还是那人;而一个真正自主的操作系统,必须建立自己的生态系统,一个开放的但在某种程度上又封闭的生态系统。

目前国内真正要做自主操作系统的也主要是两类:一类是政策的制定者,另外一个是大型企业的决策者。一个是为了国家安全,一个是为了面子,阿里巴巴显然是后者。

作为Android系统的亲身参与者,林斌不仅在Windows做过多年研发,也曾在谷歌做移动服务工程师,林斌深知做自主操作系统不容易,称这需要有五年十年的决心,而且不光要做出很牛的系统,更要能吸引全球工程师为系统运用,这样生态链才能健康起来。

以Android为例,虽然如今如日中天,实际上Android已研发10年。谷歌通过超强的感召力吸引全球开发者为之开发运用,1直到今天Android依然还在投入期。而微软即便具有更深厚的资源,并且也愿意加大投入,WP系统依然相差甚远。

实际上,无论是小米科技董事长雷军(微博)还是360董事长周鸿祎(微博)均认为,研发出一个操作系统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建一个生态链。

林斌认为,一旦闭源对Android产业影响将非常大,但受伤害的是将是谷歌。由于一天130万用户在不断激活Android,里面很多是用了谷歌搜索、地图服务。而且一旦Android闭源发生,厂商完全可以用Windows,或厂商自己做独立OS,或厂商直接拿一次开源的Android系统继续演进,成为新的Android接棒人。

今天Android是开源的,我们觉得站在伟人肩膀上往前走得更快,而且更能保证用户体验。林斌说,以对Andy Rubin了解,谷歌未来会对Android延续开源。显然,小米暂时并不会如中兴、阿里巴巴一样做独立操作系统。但一旦Android封闭,MIUI将独立开源向前走。

以下是专访前谷歌Android中国区负责人林斌实录:

腾讯科技:您本人在谷歌负责了很长一段时间Android系统在中国的运营和推行,现在关于阿里云OS和谷歌之间纠纷你来我往有好几轮,外界普遍对目前状况一头雾水,我们希望您从负责Android在中国发展过去的经历,谈谈目前Android产业链到底是怎样的现状?

林斌:我不太方便评论阿里跟谷歌的事情,我倒挺愿意分享一下我在谷歌中国负责Android应用的经历,很长一段时间我还是Android在中国的代言人。我和Andy Rubin在Android发展过程中都深刻体会到,Android发展下去挑战是如何能够保护全部Android生态链完整。

Android是开源的,所有代码都开放,任何一家只要略微有点研发实力的公司和个人就可以把代码下载下来,改完后发布出去。Android完全开放,因此面临挑战在于:当很多公司或个人改动Android系统,跟原来内核产生变化,尤其是系统上设计的SDK发生改变后,一些原生系统上能跑的应用或游戏在衍生系统里就跑不动,或是跑得起来,但有各种各样问题。

更早之前,在功能时代有一个系统叫J2ME。J2ME早号称基于JAVA,JAVA也有标准,大家程序写完了就可以在所有JAVA操作系统里跑起来。可是后来J2ME出来后变得每一个厂商都在改JAVA系统,改得衍生出来几百个不同的J2ME系统,每个系统都很像,但每一个都不兼容。

每只上都有不同版本的J2ME系统,一款应用可以在一款上跑起来,但在别的上可能就跑不起来,这也终究导致J2ME系统没起来。

意识到这一点,Andy Rubin做了几件事情。一个是要求厂商在改动Android的时候必须要过兼容性测试,这个不是强迫的,是建议,兼容性测试能够测出你系统跟原生系统的兼容性,会测出分数告诉你是100%兼容还是90%还是80%,什么地方不兼容也可以告诉你,你可以根据测试报告来改动,能够做到100%兼容。

兼容性测试的好处除保护Android生态链外,更保护产品体验。由于没人希望我做一款或系统,外面几十万个运用跟游戏在我上不能跑。如果这样,用户不会买你的东西。Android号称到今天有50万应用和游戏,如果由于不兼容在用户上跑不起来,这是对用户障碍。当时我即便处在厂商或公司利益上看,做成兼容也是很重要的用户体验考虑。

第二个Android做的事是在快速推荐Android系统演变,快速迭代增加新功能。早期Android系统刚出来时有很多问题,但Android在快速迭代,早从1.0、1.1、1.5、1.6、2.0、2.01、2.1、2.2、2.3,然后4.0、4.01,大家可以数,应当大概到今天为止是4年了,但是前面2.3之前只用2年不到时间,每半年就有新版,快的时候3个月就一个新版本。

Android在快速迭代的时候内核在快速完善,一些人或公司把Android原生系统做了分支后改动太大,有可能就跟不说Android发展,这样他的系统就永远很难,或者是花很多时间才能跟进到新Android系统里去,伤害的还是用户体验。

拿Android1.5的系统举例,如果用户做了很多改动,在改动完后发布产品,这时Android已经升级到2.1,原来改动系统还在1.5上,你要升级到2.1,你要花很大研发精力去升级。改动越大或者越不合理,要花的精力和时间就越大,有时候乃至根本没办法跟进系统。那你的用户就永远在1.5上。

基于当时在谷歌的工作经验,我们出来做MIUI的时候,我们就特别关注兼容性。我还记得很早的时候,小米只有几个工程师,我们就跟大家讨论说,兼容性是的,因为Android系统设计还很公道,内核是一个很完善的层,上面有SDK,有界面层,界面层的定义、每一个参数的使用都很清晰,再上面是应用层,我们改动的MIUI确实在这几层里面都有改动,但是改动的同时我们会先考虑兼容性。比如说SDK我们可以增加不能删减,由于1删减如果有应用到那个SDK你就跑不动了。一些参数的定义我们是严格按照原来Android的要求。

所以在MIUI设计上我们一直强调兼容性,从两年前做MIUI开始,刚开始用的是2.1,后升级到2.2,升级到2.3。我还记得我们2.3的升级,我们一个部门用了一个星期时间就完成了。所有MIUI的功能就从2.1升到2.3。4.0上来,4.1上来我们也只用了两三周。这其实跟全部系统设计是有关,这样的升级速度跟MIUI的兼容性有很大关系。

MIUI跟上一个新系统往前走,本身功能也在不断迭代不断演进。这是跟公司对兼容性的重视和工程师对兼容性的重视落实到了工程设计里面体现出来的。

一个新的系统,你如何让全世界的几万、几十万的工程师为你这个系统做游戏和应用。这个问题其实很大了,比如说我是工程师,我想做一个游戏,我选择哪个平台做,肯定想iPhone iOS,由于用量很大。那第二呢?到今天位置肯定是Android,但更难的问题是,在4年前,2008年Android刚刚发布的时候,有多少工程师愿意为Android开发运用,那个时候安卓没有几款机型。

腾讯科技:谷歌与阿里云OS关于Android纠纷爆发后,您特别强调MIUI对Andorid的兼容性,这应当和您以为在谷歌的经历有非常多的关系吧。

林斌:应该是有百分之百关系,保护Android生态链是我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如果Android用户体验做得很差,那运用也肯定不会很多。我觉得从创业公司来讲,做产品的要素是要保证好的用户体验,少在公司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到这一点。作为一款基于Android的运用,MIUI当时的切入点就是如何把用户体验做好。

我们刚开始选打、发短信、联系人,还有主页这四个运用,但是当我们在修改Android运用层时,我们有可能会触碰到Android的内核功能,万一触碰这些功能,改了这些代码之后,有可能造成不兼容,别的应用在MIUI上跑不起来。所以在他们改动行代码前,大家有很强共鸣,说改动一定要百分之百兼容Android。

所以在研发MIUI天开始,到现在跑了108周。他们多是在定期做CDS测试,这中间我们也发现有一些版本有兼容性问题,很多用户在不同渠道,在论坛反馈一些不兼容问题,在我们内部研发团队里1反馈我们马上就把它排进日程进行修复。

我觉得这是MIUI在一开始对兼容性重视,到今天我们CDS过的比例还很高的原因。是能保证这个系统,不管别的功能体验怎样,但是兼容性是的。用户在用MIUI的时候,他要安装任何的游戏,任何的应用都能跑起来。

腾讯科技:像这一次谷歌和阿里云之间的风波,很多人认为,谷歌可能要以儆效尤,防止其他人去破坏Android整体性。另一方面中国企业不可避免的也要强调做一个操作系统,您怎样看待国内企业去开辟一个跟Android不同的系统?

林斌:我当年在谷歌挺理解,甚至还非常认同Andy Rubin的使命感。我觉得Andy 做Android想达到的目的是能做出把移动互联核心功能做到足够好,大众都能用上智能。智能的意思是它不单指功能很强大,同时还能够有上、在2G、3G、4G络,在Wi-Fi环境成为用户上的各种络服务的一个中心。

而且Andy Rubin的目的是以格让任何人都用起来。所以为何Android开源,为何Android免费,这两点就是希望Android平台能够为世界每一个人提供这一机会,即便你不用很多钱就能够买到一款非常好的智能,能够上,能够玩各种游戏。

固然Android的成功还有一点是谷歌强大的投入和推动支持,刚开始给开发者足够的信心,我要开发一个游戏,除了iOS我相信谷歌,我先选用谷歌的Android,我为Android开发游戏。

Android愈来愈多了,开发者就会越来越多,就是这么一个缘由是Android快速起来。

大家觉得Android是谷歌的,其实Android就是一个开源项目,某种意义上,谷歌只是开源项目里面的其中一元,贡献到Android开源代码里面有很多家公司。在这样一个系统底下,在一个开源的系统里,能够把我们善于的发挥出来,对创业公司来讲是行之有效的方法。

兼容性跟做用户体验很好的系统,这两个不冲突。大家千万别觉得我1拿Android,改了就不兼容了,其实大家看一下在国外很多例子,像HTC还有三星做的系统,摩托罗拉也有,他们都有自己的设计,都跟原生系统不同,可是都是兼容Android。

所以我觉得Android作为开源是已给像小米这样的创业公司提供了很好创新机会,同时也有足够多自由度,能够让我们在上面做很多东西,同时还能保持兼容性。要做一个全新操作系统,很多企业都有这个想法,也在朝这个方向努力。我自己挺敬佩这些企业的,由于做一个系统挺难,因为我在Windows做过好多年研发,后来去谷歌做移动服务工程师我也做了很多年。做一个系统是很难的事情,把一个系统做稳定,做扎实。

大家回去看,Android大家觉得做几年就出来,其实Android做了很多年。我跟大家说一下有多久,Andy Rubin应该是2003年成立的一家小公司,干了两年了,2005年被谷歌买去,所以在买去之前就已干了两年,那时大概10几个人。2005年谷歌买进后又做了三年,2008年发布的。其实这个系统从刚开始做到真正发布,做了五年时间。2008年发布的时候还很差,我自己当时还在谷歌,用过以后觉得真的很烂。我说这怎么跟iOS竞争,这个是天跟地的差别。

Android真正快速发展是在2010年1月份,所以如果拿那个时间点去算,这是一个稳定的,质量很好的,可用的,体验非常不错的系统,跟早期在刚开始2003年,花了差不多7年时间。投入、决心、工程师要求需要耐心和非常高投入。所以做一个操作系统很不容易。

更难的如何能够在这7年时间,假定7年有人做成一个非常牛的系统,不断的能够吸引全球的工程师为这个系统运用。这样你的生态链才能健康起来。这个可能还不是工程团队的能力就能决定的。包括这个企业,这个产业的推动,以及工程师对你的信心,都挺不简单。

腾讯科技:我看到上有一种说法,现在强调自主操作系统的有两类人,一类是政策的制定者,另外一个是大型企业的决策者。一个是为了国家安全,一个是为了面子。这种情况下,比如说像中兴提出要做操作系统,像阿里巴巴现在也宣布把阿里云OS独立出来,还投资两个亿也去这个系统。您觉得这类做法能行之有效吗?

林斌:我不去评价这些企业,不过我的内心感受是如果要做好一个操作系统,要做好长期投入准备。操作系统不是两三年能做出来的,没有五年十年的决心1定做不好,而且这五年十年是纯粹投入。到今天其实Android的系统谷歌还是在投钱,没有挣到钱。所以都已经差不多将近十年了。这个投入是巨大的投入,所以要做好这个准备,它是一个长时间投入。

腾讯科技:谷歌对Android项目投资多年,像现在要宏碁取消与阿里云OS合作,说明他对Android的控制量还是挺强,这也会让国内一些企业担心。

林斌:我不好评论谷歌出手的动机在哪里,我无从猜测,我知道的信息跟大家都差不多。我的解读就是谷歌还是希望能够尽力保护Android的生态链。他是担心如果有好多分支出来,Android会成为过去的J2ME。全部Android系统就完全不兼容,然后开发者就不愿意为Android做运用,那么这个系统就灭亡了。我觉得谷歌担心肯定这方面的。

但是对真正要做系统的公司来说,个长时间投入,第二个还是要全面的,百分之百的从如何能够做到一个非常完善,质量非常高的,能够保证用户体验的系统出发。我觉得国家支持很好,知识产权很重要,安全也很重要,但是这些都不是主要的,做一个系统能不能起来,这些是辅助原因,不是核心原因,如果为了这个理由去做一个系统很难做好。一个操作系统要做好,必须要从用户,这个系统做出来以后,性能上、参数上、功能上各方面超出所有的同类产品,然后给用户提供绝好的体验,这是重要的。

离开这一点,别的辅助都没用,做一个跟安全的系统,用户觉得不好用,也白搭。有了这两点决心,还得有一些小运气,就是你做出来了之后,开发者是不是佩服这个系统,这里面还是很微妙的,然后还是给你的应用做研发。

腾讯科技:现在外界有一种猜测,说谷歌在这个事情上下重拳,可能是另外一些警告,像三星这些企业也做操作系统,多少对三星等有敲山震虎的感觉。

林斌:这个我还真不好评论,我了解的谷歌对兼容性的要求其实挺简单,,谷歌希望系统会过CTS,我相信这个也是目前事件争议点比较大的一个地方。这个系统能不能过CTS。第二,谷歌对中国这个市场的态度比较奇怪。这也跟谷歌在2010年退出中国有关系,但是在全球市场谷歌是希望厂商都能过CTS。

第三,谷歌可能会要求厂商签反碎片化的协议。这个协议含义是每个厂商有义务不要把Android碎片化,就是不要分支出一块跟Android完全没关系,自己在上面不断做功能。

还有一个要求,在商务上谷歌会要求厂商预制谷歌的服务,比如说谷歌搜索、地图、应用这些服务,反过来会有一些好处,他会允许你在上打谷歌logo。这些谷歌服务在西方国家还是很流行,一般的用户可能都需要。所以这也是用户体验的方面。还会给厂商优先代码权,所以这是在中国之外的市场谷歌对这个系统的保护。

腾讯科技:中国市场对谷歌来讲很特殊,比如说这次阿里和宏碁的合作,可能这个就是在国内卖,也用不着谷歌一些相干的系统,甚至都可以不用CTS兼容性测试。

林斌:这个事在这点上我也觉得挺诡异,没有办法判定这个事究竟是什么原因。宏碁这款搭载阿里云OS的是否卖到国外我不知道。谷歌跟宏碁的合作是什么关系我没法做出判定。

腾讯科技:有阿里内部人士称,阿里云OS研发部门已经删除了底层里面和谷歌Android有关的任何字样。是说这里面OS自己做的话,可能专利是绕不开那个门坎是吗?

林斌:其实Android现在也绕不开专利问题,苹果跟三星专利诉讼里面很核心的其实还是Android专利。但是由于谷歌不做硬件,所以苹果告的是做硬件厂商,告了三星,三星里有很多应用层面,他们有几个软件专利判定苹果赢了,比如通讯录回弹专利在初期Android上就有,Android早期就在某种严格意义上是侵权iOS,但后来Android把它拿掉。三星仍然保存,这导致三星在这个专利上侵权。

做一个新的OS专利肯定会是一个问题,一旦快速起来以后,苹果、微软这样的拥有很多专利的公司他们都会盯着,就像Android,Android小的时候也不理,等你大了他肯定会管的。

腾讯科技:您觉得像这次阿里云跟谷歌的这一场风波,他给国内的这些做操作系统或是要做操作系统的企业什么样的启示,您和Andy Rubin应是挺熟,有没有做过沟通?

林斌:没有,没有。这个事我觉得核心的还是系统兼容性,从我们这个角度,特别我们做MIUI两年下来,的心得体验还是,保证兼容性让自己产品更容易被用户接受。我买一款,过去的、现在的、将来的Android游戏应用都能跑,这是很重要的因素。

要做一个完全兼容Android,又不是Android的系统,这个工作不容易。你想Android系统多少行代码,2900万行代码,别看一个小那么小,3000万个代码在里面跑。去想象一下不用它里面任何一行代码,自己重新再做3000万行代码,跟Android完全一样兼容。

不管怎么样,今天的Android生态链已形成,几十万的应用存在,对用户来说,买Android,或者买另一款产品,能够有机会使用这些运用和游戏,这是对用户购买这个产品一个核心的原因。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做好,其实对企业本身有好处。

腾讯科技:大家其实还是非常担心,现在Android给开发者的权利愈来愈少。如果有一天Android真的闭源了,那这些基于Android的OS怎么办?

林斌:MIUI也有这个担心,哪一天如果Android闭源了,那MIUI怎样走。以我对Andy Rubin的理解,Andy Rubin是一个开源者,我不相信在这短短几年他会改变主意说,有一天Android不开源了。固然他哪天不在谷歌呆了就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一旦闭源其实对谷歌也是非常不利的事,这是我的判定,不等于说他不做,但是也有可能他不会做。

如果一旦闭源对Android整个产业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影响,厂商为什么还要用Android呢,

为什么不用Windows,或者有厂商自己做一个,或厂商直接拿一次开源的Android系统再往前继续演进,然后成为Android的接棒人,接过Android开源继续演进Android。

如果其中我刚才讲的这几种情形发生,而且大规模发生,受到损害的是谷歌,因为谷歌一天130万用户在不断激活Android,里面很多是用了谷歌搜索、地图服务。

一旦有前面这几者出现,或者一个又开源又免费,Android却坚持不开源,而厂商都需要一个开源的系统,能够做一些差异化的定义,或者有人真的接过原来Android的系统不断往前演进,成Android真正的推进者。这反过来其实会损害谷歌的利益。

腾讯科技:但如果谷歌坚持Android开源,但比较具有很大权利,此次能打阿里云OS,下一次打其他厂商,那怎么办?

林斌:我觉得谷歌可以打任何Android产业链厂商,但谷歌一旦不开源,前面讲的三者情形出现,那厂商就可以不做Android,不用谷歌服务了,可做一套全新系统出来,生态链也会成长起来。这个前提是能有一家公司有能力把新系统做起来,可能小米愿意做这个角色。

今天Android是开源的,我们觉得站在伟人的肩膀上往前走得更快,而且更能保证用户体验。

痛经可以喝益母颗粒吗
月经血发黑的原因
月经血发黑怎么调理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